首页 更多
小唐璜情史 相关解答

更新时间: 2024-06-17 12:23:03
Q问:韩国我的嫂子
提问时间: 2024-06-15
Q问:风月完整版电影
提问时间: 2024-04-26
Q问:爱的色放电影正版
提问时间: 2024-04-25
A答:小唐璜情史
解答时间: 2024-05-11



剧情介绍:  《櫂》的故事始于大正三年即1914年初夏,其时正值梅子初熟。绪形拳饰演的富田岩伍是高知县的一个艺妓中介人,这是一个卑贱的职业。他的妻子富田喜和端庄贤淑,深受邻里敬重,却也为丈夫的职业而感到羞愧。富田岩伍对此心知肚明,在跟妻子的谈话中他吐露了内心将此视作奋斗的起点。这是一个略显简朴却温暖的家庭,除了恩爱夫妻外,还有两个差不多大小的儿子龙太郎和健太郎;在拮据的日子里,这对善良的夫妇甚至还收留了一个养女菊。当故事进入第二幕也就是12年后的昭和元年时,这个家庭发生了一些变化,儿女长大成人,岩伍开了一间剧座,为了生意绞尽脑汁。似乎都是生活里常见的烦恼,但不谐的音符就在此时出现,大儿子龙太郎身染沉疴,深居不出;岩伍雇了一个歌女前来演出,对他了解颇深的艺妓染勇告诫他不要被歌女勾引。紧接着,这个家庭的裂缝开始显现:龙太郎被查出患有肺结核,这在当时几乎是不治之症;当喜和前去寻找岩伍商议时,却看见他正跟歌女厮混……  对于第一幕相敬如宾的夫妻来说,这个意外的变故极其突然,瞬间就为家庭的解体揭开序幕。对于叙事来说,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戏剧转折,在此前的叙事里,我们一直以为这对夫妻依然恩爱如昔,但场面转瞬就撕开温情脉脉的面纱,将生活的本质赤裸呈现。这是一个强而有力的转折,它不仅呈现了角色面对转折时内心所面临的冲击,也将这种感受成功地传递给观众。从叙事的进展来说,这个转折虽然有效,但是缺乏必要的铺垫,它把岩伍就此推向了负面的存在,使我们认知这一人物的进程被中断。比较起第一幕中人物从无到有的建构,这一处理由建构形成解构,人物立刻变得含混。由这一转折开始,岩伍家开始解体。先是夫妻分居;然后龙太郎被殴打身亡,健太郎因此杀人而被关进监狱;岩伍决定为龙太郎复仇,欲向黑道大佬谷川宣战……对于家庭来说,这是存亡的最后关头,但也以此为契机促成了喜和的回归,在她的劝说下,岩伍隐忍不发,家庭得以保全。这一幕最后,家庭再次回归平衡,虽然有成员永久离开,也有岩伍与歌女的私生女綾子进入家庭。  故事的第三幕时空再次跳跃至十年后。一开始,家庭延续着一团和气,綾子进入小学读书,聪明伶俐;菊似乎嫁给了鱼贩;染勇计划让妹妹跟还在服刑的健太郎结婚,得到岩伍的许可;岩伍的中介生意已经有了规模。但此后麻烦接踵而至。岩伍被人刺杀,侥幸逃脱,但车夫却为他丧命;得知消息的喜和焦急不已,却引发暗疾,被送入医院,检查出患有肿瘤,危在旦夕;负伤的岩伍来医院探望,为她祈祷,最后喜和奇迹般生还,夫妻情感因为患难与共而得以巩固。但当岩伍前去探望车夫家人时,却被车夫的寡妇遗孀所吸引。戏剧转折再次突如其来,家庭面临着新一轮的解体。夫妻再次分居,这一次喜和不但被丈夫所弃,也被出狱的健太郎所弃,最后甚至被自己的哥嫂所弃。唯一还维系着家庭纽带的,是一心向着喜和的小女孩綾子。故事最后,喜和将綾子送回给岩伍,孤身一人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Q问:隐身人
提问时间: 2024-04-13
A答:小唐璜情史
解答时间: 2024-04-02



剧情介绍: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罗贝尔托在电唱机上放上一张唱片,立刻,优美的钢琴曲唤起了他对往日的回忆。这张唱片是他的儿子卢卡作为礼物送给他的,而现在卢卡已经永远地、永远地消失了。  十岁的卢卡是罗贝尔托的独生子,孩子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做律师的父亲又公务繁忙,因此卢卡是在缺少亲人关怀的环境中长大。卢卡感到孤独,产生了对于父爱的强烈需要,他渴望能得到父亲更多的关怀。复活节假期到了,卢卡从学校回到了家中,他买了一张唱片预备送给父亲,同时打算和父亲商量一下假期怎么过,一直等到天黑,父亲也没回来。第二天早晨,父亲一早出门走了,卢卡只得到法院去找,总算找到父亲,罗贝尔托答应晚上和他再谈。可是,罗贝尔托晚上并没有回来,孤单无聊的卢卡架起放映机,放映父亲拍摄的家庭影片。在银幕上,卢卡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同时又看到了另一个女人,一个欢乐的、充满朝气的女人。卢卡当然不知道这个名叫韦罗妮卡的女人正在和罗贝尔托相恋,只知道她不是自己的母亲。  又一个晚上,卢卡终于同父亲一起坐在餐馆共进晚餐了。罗贝尔托本来打算让韦罗妮卡同他们一起度假,可是卢卡一说“我就想和你在一起”,罗贝尔托只好把话咽了回去。然而,韦罗妮卡却由于担心同卢卡难以相处,因而在未同卢卡讲清楚之前不同意参与罗贝尔托的家庭生活。这可真使罗贝尔托感到这个爸爸不好当了。  他们三个人终于坐着轿车,踏上了度假的旅途。但是韦罗妮卡从卢卡那双猜疑而又充满不满的眼睛里看出,罗贝尔托并没有把她向卢卡介绍,因此到了度假地,韦罗妮卡不愿意同他们父子俩住在一起,而是单独住进了附近的旅馆。韦罗妮卡努力从心灵上同卢卡这个敏感的孩子接近,他们的关系慢慢地融洽了。  然而,韦罗妮卡的存在却使卢卡同父亲产生了隔阂。卢卡担心会失去父亲的爱,因此从度假地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在别人的劝说下,卢卡同父亲进行了一次严肃的交谈,罗贝尔托告诉他男人的生活里需要有女人作伴,而对韦罗妮卡的爱不会影响对卢卡的爱,父子俩终于和解。为了使卢卡高兴,罗贝尔托决定让卢卡推迟一个星期返校,他要带着卢卡到山上去滑雪。  在山上,父子俩玩得很高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卢卡在滑雪橇时不慎从山坡上滚了下来,住进了医院。这一回虽然并没有摔伤,医生却查出卢卡已经患了致命的白血病,罗贝尔托惊呆了。这时,罗贝尔托才感到自己平时对儿子的关心太少了,他很少到学校去看望卢卡,他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剥夺了卢卡同他在一起的机会,就连这次滑雪也是韦罗妮卡出的主意,他自问:“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卢卡的病情急剧地恶化,在奄奄一息的时候,他提出要父亲带着他到渴望已久的游乐场去玩一次,罗贝尔托痛苦地答应了。也许是出于同情心,已经关门的空无一人的游乐场为卢卡重新开放,罗贝尔托抱着心爱的卢卡在各处玩着。由于父亲不来看望而经常遭到同学们嘲笑的卢卡看到整个游乐场都归他一个人玩时,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并告诉父亲从学校回来时曾买过一张唱片,本来打算送给父亲,后来由于老是见不着父亲,自己生了气,把唱片藏了起来。现在他希望父亲找到唱片并且能喜欢它。卢卡深情地望着父亲,轻轻地说:“可惜我再也见不着你了,请你不要难过。”卢卡垂下了头,他在父亲的怀抱中,怀着对父亲的无限留恋离开了人世。
更多问题与答案
Top